喵喵豆知识|想让猫咪上瘾或反感都易如反掌?

  • 372views

喵喵豆知识|想让猫咪上瘾或反感都易如反掌?

为什幺猫对猫薄荷的反应这幺大?
总归一句,因为猫都是瘾君子。

猫薄荷是薄荷科植物的一员,其中含有称为「荆芥内酯」(nepetalactone)的油,一种不饱和内酯,对某些猫的作用就如同大麻对某些人的作用。

当猫在花园里发现这种植物时,会出现十分钟的「幻觉神游」,在这十分钟里进入出神入迷的状态。这种解释多少有点拟人化,因为我们完全不知道猫的脑袋里真正发生了什幺事。但是,只要看过猫对猫薄荷的强烈反应,都知道牠会变得多像是恍惚和嗑药的模样。所有品种的猫都会有这种反应,即使狮子也一样。

不过,并非每一只猫的反应都相同。有些猫并不会出现幻觉神游的样子,其中的差异,目前已知与基因有关。就猫来说,要嘛生来就有瘾,要嘛没有。制约作用与这毫无关係。附带一提,未成年的猫绝不会出现幻觉神游的样子。所有幼猫在出生后的头两个月会避开猫薄荷,直到三个月大才会有积极的反应。然后会分成两类:一类从此以后不再主动避开猫薄荷,只是忽视,并把它当作花园中一般植物看待;另一类则是一碰到猫薄荷就抓狂了。这两种猫的比例都约为百分之五十,不过有积极反应的会稍多一点。

猫对猫薄的积极反应形式如下:猫靠近猫薄荷,闻一闻,接着会愈来愈激动,开始舔它、咬它、嚼它、用脸颊和下巴一再磨蹭、摇头晃脑、用身体磨蹭、大声呼噜叫、咆哮、喵喵叫、滚来滚去,甚至跳到空中;有时也观察到洗脸和抓东西的动作。就算是最冷淡的猫,也会因为猫薄荷的化学成分而变得热情外向。

由于猫在恍惚状态中出现翻滚行为,肢体动作类似母猫发情,因此有人认为猫薄荷是某种猫类春药。这个说法并没有特别的说服力,因为那百分之五十显示出,完全反应的猫包括公的和母的,也包括了未结扎和已结扎的猫。因此,那个状态似乎不是「性幻觉」,而比较像吸毒幻觉;后者会产生与性高潮中所体验到的类似状态。

猫瘾君子很幸运。与为数众多的人类毒品不一样的是,猫薄荷不会造成长期损害,而且十分钟体验过后,猫会恢复正常,毫无不良作用。

会让猫产生这种奇怪反应的植物不只有猫薄荷(Nepeta cataria)。还有另一种是缬草(Valeriana officinalis)。此外,还有数种植物对猫有很强的吸引力。最奇怪的发现,而且此发现似乎完全没有道理:如果以内服方式餵以猫薄荷或缬草,其作用就像镇静剂一样。为什幺它们可以外用像「兴奋剂」,内用像「镇定剂」,目前仍是个谜。

什幺味道会使猫反感?
现代自来水的化学气味可能会让猫不想喝碗里的水,但是味道并不会强到让猫转身离开厨房地板放水碗的角落。很少有难闻的味道让猫完全却步。对于寻找猫讨厌的味道用来当驱避剂的人来说,这是个难题。比方说,当猫开始抓贵重椅子的布料,或弄髒昂贵地毯时,如果可以洒点或涂些猫厌恶的东西让牠们不要靠近,那会很实用。但有什幺可以拿来用呢?

回顾猫科动物遏制物的长远历史,只有三种臭味物质达到一定功效。

第一种是称为「芸香」(rue)的小型芳香灌木叶子压碎后的油。早在西元一世纪时,罗马作家老普林尼(Pliny)在其不朽着作《自然史》中提到,将这种灌木树枝放在东西四周,可防止猫靠近。

到了一千两百年后的中世纪,仍有人提出这个建议;有位药草园专家写道:「在草皮区块后方,应混合多种药用与芳香药草,其中,芸香因其美貌与绿意,应在许多位置混合种植,而且其苦味可驱退有恶意的动物,使其远离花园。」

有些现代的园艺家指出,处理这种植物的叶子,会造成敏感皮肤起水泡疹,因此必须慎重。不过这也表示,芸香的油很有机会成为驱赶行为不当之猫的驱避剂。基于某些原因,这个古老的民间智慧似乎快被完全遗忘,不过,如果一般方法都失败,倒是值得重新拿来运用。

第二种建议也许比较简单,就是使用洋葱。用生洋葱在要保护的区域到处摩擦一下,通常可以将猫驱退,而且洋葱味虽然让人一开始也觉得不舒服,但很快就会忽略。而且,即使房子里的人类早已忘掉其存在许久以后,大多数的猫依然会觉得洋葱味很讨厌。

然而,最有效的驱避剂却是简单的家庭用品:醋。猫很讨厌醋,其酸味会让猫灵敏的鼻道不舒服,而且猫会避免任何东西长时间沾染鼻道。如果不想在当地兽医院购买特殊的商业製作驱猫喷剂,醋便是最佳武器。

不过,必须附带一题,猫是很顽强的动物,常会将这样的化学战争视为挑战。猫的第一反应是转换活动场地。如果这个方法行不通,一阵子之后,牠可能会设法克服对特定物质的厌恶,这时就必须改变策略了。归根结柢,最佳解决方式是透过了解与智慧设法战胜猫的破坏方式,而不是藉助散发臭味的化学製品。如果可以分析出猫不当活动背后的习性,又能找出心理解决方案,就长期来说才是比较成功的方法。

猫如何準备自己的食物?
猫杀死猎物之后,会立即履行一个小小的怪异例行公事:散步。

除非牠很饿,否则牠会四处散散步,似乎需要缓和一下猎杀的紧张情绪。之后才会安定下来吃猎物。这样的暂停,可能对猫的消化很重要,因为能让牠的系统从刚刚的肾上腺素刺激时刻冷静下来。在这个暂停期间,假死的猎物可能会试图逃跑,而且在猫再次恢复狩猎心情之前,逃跑可能会成功,不过成功机会少之又少。

猫终于走向猎物準备吃的时候,还有一个问题:如何準备食物以便轻鬆吞嚥。体型小的齧齿目动物没什幺困难,只要从头开始吃就可以,如果皮也吞下,晚一点会吐出来。有些猫会把胆囊和肠子挑出来,避免吃到,但有些则是饿到全不在乎,狼吞虎嚥整只动物,毫不大惊小怪。

鸟类则是另一回事,因为牠们有羽毛,不过即使如此,较小型的鸟类,猫仍是整只吃下去,但尾巴和翅膀羽毛除外。如果猫成功猎杀鸽子或更大型的鸟,必须拔光羽毛才能开始吃。

拔除大型鸟类羽毛的冲动似乎是天生的。有一次,我把一只死鸽子送到住在动物园笼子里的野猫面前;那只野猫的日常饮食一律都吃生肉块。当牠看到覆有完整羽毛的鸟时,变得异常兴奋,着迷似地开始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拔羽毛,拔到整只鸟的身躯完全裸露为止。接着,那只猫并不是平静下来开动,而是将注意力转向先前所坐位置的草地,开始拔草。牠一次又一次地用独特的拔鸟羽动作拔起整撮草皮,再把草皮甩掉,直到耗尽长期得不到满足的準备食物冲动为止。最后,那只猫终于咬鸽子肉,开始进食。拔羽毛显然有其动机,而且就像其他更明显的冲动一样,会因为猫遭到囚禁而无法满足。

为什幺我们会用 it is raining cats and dogs 来形容倾盆大雨?
这个片语是在数世纪以前开始流行,当时城镇的街道都很狭窄、骯髒,而且排水不良。偶尔来场暴风雨就会造成大水灾,淹死大量四处觅食又吃不饱的猫和狗。倾盆大雨结束后,人们从家里出来,看到这些不幸动物的尸体,而比较容易上当的人就认为这些尸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

《格列弗游记》作者强纳森‧斯威夫特,在一七一○年曾写下一则关于暴风雨带来的严重都市灾难,正支持上述看法:「现在,四面八方的狗舍浮起来顺水流,带着战利品随波而去⋯⋯溺毙的小狗、发臭的鲱鱼,全都泡在泥浆中,死猫,以及萝蔔头,顺着洪水翻滚而下。」

对于这个片语,有些古典主义者偏好较古老的解释,他们认为那是从「瀑布」的希腊字 catadupa 衍生而来。如果大雨如注彷彿瀑布,就会说 raining catadupa,这个说法逐渐转变成 raining cats and dogs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