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人物的梦碎:亚瑟‧米勒《推销员之死》

  • 327views

小人物的梦碎:亚瑟‧米勒《推销员之死》

  亚瑟‧米勒(Arthur Miller)的《推销员之死》(Death of a Salesman),讲的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,一个小人物所怀抱的美国梦的破灭。威利在辛苦工作了三十六年之后,老了累了,再也赚不到一毛钱,就被这个现实的社会当成一只没用的老狗一脚踢开,为了让他的儿子可以实现美国梦,他最后选择了一条不归路。

  威利六十岁,是一个推销员,他东西卖不出去,不愿让家人发现真相,就去借钱,假装是自己的收入。威利始终认为靠着自己的魅力和销售能力,一定会赚取可观的财富。威利把他的未竟之业寄託在他两个儿子,比夫和哈皮身上,但他们三十好几却还一事无成。经济的压力、工作的不如意、父子间的不合让威利的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。

  在一次和威利的争吵后,比夫终于认清自己的问题和他们家的虚假,比夫要威利把不实际的梦给丢掉,好好地正视人生。威利深受感动,为了留一大笔钱给他的孩子,他把车开了出去⋯⋯

小人物的梦碎:亚瑟‧米勒《推销员之死》
  威利性格上的缺陷逼自己走向悲剧。他活在建构出来的美梦之中,看不到自己的失败,好胜心强,爱和他人比较。他的朋友要给他一份工作,他却觉得有伤自尊不肯接受。威利对儿子们的教育也出了问题,他没有教他们要付出才会有收穫,只会说他们一定会成功,比夫的成绩不好,威利就叫他作弊,就连比夫偷东西,威利也说反正老师喜欢他没关係。这对比夫的人格养成有很负面的影响,果然比夫长大后没办法当别人的下属超过两星期,因为他觉得他应该要当老闆,若事情不如他所愿,他就偷东西,工作一份换一份。

   威利也有他可怜的地方,他是那幺地孤独,当一个推销员,他必须长期在外奔波,他没有办法享受家庭的温暖,他说他出轨是因为他很寂寞。他对他的老婆──琳达感到十分地愧疚,希望用物质的享受来弥补琳达;而同时他也觉得当个好父亲,就是要留很多家产给孩子们,于是他就这样被金钱牢牢地套住。

  但最让人难过的是资本主义的无情,在一个人没有商业价值后就被狠心地丢弃。威利的人生都贡献在工作上,但最后落得一场空,就如同他自己说的,他死了比活着值钱,因为死了就有保险理赔。资本主义所鼓吹的物质慾望,消费至上,分期付款连威利的骨头都给啃了,东西买来,分期付款都还没缴完就坏了,这分明就是因为要让人持续消费,而故意设计使产品的寿命较短,也就是所谓的计画性汰旧。社会福利网出了问题,没有对退休的公民做出保障,而威利的老闆,根本是无良的资方剥削劳工,恶意解僱连遣散费都没给。

小人物的梦碎:亚瑟‧米勒《推销员之死》


  虽然《推销员之死》完成于1949年,但回头看看现在的社会又有好到哪去?资本主义依旧大行其道,工作了十几二十年还是买不起房子,孩子也不敢生,就怕养不起,穷忙了一辈子,老了以后还要成为「下流老人」。

  我认为政府必须要承担责任照顾人民,解决贫富不均、保障人民拥有基本尊严的生活、合宜的住宅和完善的教育,这些都不是仅靠个人努力就可以完成。但在个人的层面上,我们或许能从佛洛姆(Erich Fromm)的着作《自我的追寻》(Man for Himself)得到一些安慰。佛洛姆说如果人的生活只是在乎金钱和利益,而没有认识自己,发挥自己的潜能,那幺他就会在追求这些事物的过程中,迷失自己。他甚至会把自己也当成商品贩卖,只在意自己的市场成就,所以当他老了,失去了竞争市场里所强调的年轻特质,像敏捷、适应力和活力,他就会感到不安。但如果人在年老以前过着创造性的生活,他的体力虽然衰退,他的能力和心理特质却不会因年纪而变质,相反的,还会增长并趋于成熟,我想这就是达到马斯洛所谓的「自我实现」。

  这样我们就不用害怕老去,反而应该期待年纪为我们带来的智慧和圆融。就如同村上春树所说的:「我并不太害怕年纪增加,年纪增加并不是我的责任。任何人年纪都会增加,那是没办法的,我害怕的是,在某一个时期应该完成的某种事情,在没完成之下时间就过去了,这就不是没办法的事了。」